天长小城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
查看: 54|回复: 0

[天长新闻] 年底是难关?一"老赖"竟钻进了女厕所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1-4 14:08:2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“戏精”装病晕倒、钻进女厕所躲避法官、千里迢迢从广州到安徽“兴师问罪”、被曝光怕丢面子抠挖自己头像、向法院索要误工费、虚假诉讼逃避强制执行......“老赖”奇闻年年有。

2018年“江淮风暴”执行攻坚战席卷江淮大地,“老赖”奇闻特别多。记者盘点出安徽法院“老赖”奇闻录,不是为了猎奇,而是警醒失信被执行人,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,必将受到惩处。

2 l" Z9 \/ ]' P, e

清晨修空调

“站住!你在窗外干什么?”“我……我是修空调的。”2018年7月4日5时,天长市人民法院执行人员在寻找“老赖”丁某时,发现一个清晨爬在楼顶修空调的“红衣男”。

2012年,丁某向万某借款166万元,还了20万元后就一直借口没钱不还。执行法官多次上门找他,不是吃了“闭门羹”,就是被丁母阻拦,称丁某外出打工下落不明。执行员得知丁某已经回家,决定在清晨来个突然袭击。

执行员来到住在四楼的丁某家,未见踪影。丁家还有一个五层阁楼。丁母以阁楼已出租、无钥匙为由不肯开门,见执行员义正辞严,先赌咒发誓阁楼无人,后躲到一边,小声打了个电话。丁母行动诡异,引起执行员怀疑。法警伸头往窗外看,一个穿红衣服的男子正躲在五楼窗外空调机边上,问他干什么的,回答说“修空调的”。

清晨5点就来修空调,有那么好的售后服务?执行员确定“红衣男”就是丁某。丁母还是拒不开门。执行员只好联系开锁公司来开锁。

丁某在屋顶与执行员僵持了半个小时,见无路可逃,只得乖乖下来,束手就擒。鉴于丁某一直逃避执行、拒不履行义务,法院决定对丁某司法拘留15日。

装病晕倒几小时

阜阳市颍州区人民法院在集中执行行动中,“老赖”武某装病晕倒,送到医院做了各种检查都没毛病,直到抬上警车要送往拘留所,瞬间“醒”来。

武某系阜阳某药业公司业务员,2015年8月收到公司价值4.3万余元的药品,书面承诺10日内还清货款,后武某未还款就从公司离职。药业公司多次追索未果,法院判决武某偿还药业公司货款4.3万余元及利息。判决生效后,武某一直拒不履行义务。

药业公司经多方查找,发现武某在阜阳某街道经营药店。2018年6月8日,当执行法官突然出现在武某店中时,他一再表示没钱,被拘传至法院。一路上,武某都很正常,到了法院,他直嚷着头疼,不顾地上是否干净,往地上一躺,紧闭双眼,任谁喊他也一声不吭,怎么劝说也不搭理。执行干警怕他真有什么疾病,连忙拨打120。急救人员来到后,经初步检查,没发现什么症状。为稳妥起见,执行干警将他抬上救护车,送到医院做全面检查。经彩超、心电图、大生化等多项检查,都没有发现任何问题。武某仍躺在急救床上嚷着头疼,紧闭双眼。经再次复查,医生宣告他没毛病。

法院以武某拒不申报财产为由,决定对他实施司法拘留。宣布拘留时武某还不理不睬,当法警为他戴上手铐、抬上警车要送往拘留所,他瞬间“醒”过来,嚷着要联系家人。到了拘留所,他痛哭流涕,一再说早知会被拘留,说什么也不装病了。

: s, A7 ^3 m# j7 [

钻进女厕所

为躲避执行,灵璧县有个男“老赖”钻进法院女厕所长达3个小时。

2018年11月28日下午,灵璧县人民法院执行法官接到申请人朱某举报,被执行人陈某正在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,请求法官前往拘传。执行法官和法警立即驱车奔赴宿州市。

到达宿州中院后,执行人员在庭审区域必经通道门口等候。庭审结束后,执行人员发现陈某妻子、儿子相继出来,迟迟不见陈某人影。待到所有人员都离开法庭,仍未见陈某。执行人员认定陈某不可能凭空消失,一定趁机躲藏在某个角落,便安排法警看守必经通道,请求中院援助。

宿州中院派出8名法警,逐个楼层逐个房间进行排查,两个小时后仍然一无所获。“我就不相信陈某能长翅膀飞了,肯定还在中院。”执行法官请求中院调取监控。监控视频显示,庭审一结束,陈某直奔旁边的女厕所。之前执行人员已经排查该厕所,因门反锁,顾虑有女同志在里面,未深入搜查,万万没想到,里面的“女同志”竟是“老赖”陈某。

执行法官在女厕所门口耐心劝说陈某赶紧出来,陈某不出声。法警准备从后窗翻进女厕所抓他,陈某才灰溜溜打开女厕所门出来。原来,申请人朱某从法庭经过时被陈某看到,猜到执行法官前来找他,庭审一结束就躲进女厕所,一躲就是3个小时。

陈某被带回灵璧县法院后害怕被拘留,当场通过微信转账将9.9万元执行款还给申请人,还写下了悔过书。

执行干警调侃道:幸好没放弃,终于找到你。

“特工老赖”装备齐全

48小时口粮、帐篷、应急药品、生存装备刀具……12月11日晚上,固镇县人民法院成功将“老赖”王某拘传,搜查到他随身携带这些“荒野生存”必需品外,还带着警用甩棍、喷雾剂、多种假身份名片和一份为躲避法院执行的“应急预案”,堪称装备齐全的“特工老赖”。

自2017年5月起,固镇县法院陆续受理当事人以民间借贷纠纷、信用卡纠纷诉王某的案件11起,涉案金额350万余元。2018年5月14日,该院依法对陈某与王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作出判决,要求王某偿还借款及利息39.6万余元。王某拒不履行义务。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,王某便“失踪”了。王某长期往返于合肥、蚌埠等地,居无定所且具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,执行干警经过多次努力均未能将他拘传。

执行干警接到可靠线索,得知王某当晚要和朋友到某酒店聚会,不顾严寒在酒店各个路口进行布防蹲守,顺利将他抓获,决定对他司法拘留15日。

怕丢脸抠挖自己头像

霍山有一名“老赖”被公开曝光后怕丢脸,趁天黑之际,多次偷偷将自己的头像、身份信息等从法院张贴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公告中抠掉。霍山县法院依法对毁损法院公告的被执行人徐某司法拘留15日,罚款2万元。

霍山法院每次在闹市区公开曝光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后,很快会被涂改、毁损。为打击“老赖”的嚣张气焰,维护司法权威,该院对被抠挖、涂改、毁损的头像信息进行逐个排查,并通过监控录像进行比对,发现张贴于多条街道、多处十字路口的公告上被抠掉的徐某头像系其本人所为。

2018年8月27日,执行干警将徐某抓获。徐某对毁损法院公告的事实供认不讳,其理由更是荒唐,“我担心头像在上面,熟人看到后会议论我,觉得很丢脸,所以才将自己头像抠挖掉。”徐某是一家企业法定代表人,共有标的额近3000万元的10个执行案件未履行。该院2018年共对3名涂改、毁损公告的失信被执行人实施司法拘留。


& u9 I0 a# r8 T3 X1 i. D( X8 ^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